海定波宁看宁波——宁波制造业发展启示录

来源:新华社作者:何玲玲等责任编辑:杨凡凡
2019-08-13 18:12

三江汇合,海浪逐天。逐水而生,因港而兴——

这里曾鼓荡着百年中国制造的先声,飞扬着实业兴邦的家国梦想;

这里是当今中国制造业重要基地,拥有全国数量最多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

并非没有惊涛骇浪,但却始终安若泰山,一如600年前得名——

海定则波宁。

“走遍天下,勿如宁波江厦”——千帆竞发,百舸争流,这边风景独好

宁波舟山港,一望无际的海岸线,镇海炼化的厂区雄峙在蓝天之下。

经过40多年的建设,曾经的海涂地上矗立起原油年加工能力超2300万吨的中国最大炼化一体化企业,上世纪90年代以来炼油竞争力一直稳居亚太地区炼厂第一组群。

宁波,是中国大陆海岸线的中点,也是中国经济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基点。

天高海阔,腾踊澎湃。宁波有着坚实内核力量——

雄踞东方大港,第二产业比重达到51.3%,成为中国南方唯一的第二产业占比超过第三产业的副省级城市。

除了临港工业,还有汽车、纺织、家电等产业,一个港口城市为什么会形成门类齐全、产业集群较为完备的现代工业体系?

除了雅戈尔、方太厨具等,还有一大批从事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的生产企业,孕育了数量可观的单项冠军,秘诀何在?

在宁波,有种“奇怪”现象——企业家都立志成为“行业第一”,建设百年企业。

记者走进宁波服饰纺织业巨头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染色车间,遍布先进机器,鲜见操作工人,更看不到各色染料。纺织印染,这里不再有传统“大染缸”。

申洲国际目前股市市值超过1500亿元,凭借雄厚实力,完全可以在高回报的资本市场呼风唤雨,为什么坚决不做?

申洲国际董事长马建荣对此轻描淡写:做好一件事,就很不错了。他用儿时的经历做比喻:“那时候冬天奶奶腌的咸菜是全村庄里最好吃的,很多人都来吃。”

大道至简。

得益于“专注”,申洲国际在风浪中搏击壮大:全球最大纵向一体化服装制造商,沪深两市及港股服装板块中国内地市值最大的纺织服装企业,连续数年名列中国针织服装出口企业出口规模第一位。

无独有偶。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肆虐时,下游服装行业出口困难,全球最大的工业缝纫机旋梭生产企业宁波德鹰也曾想过转投酒店业,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定金都下了。

“当时流行多元化发展,但做酒店服务业不是我们强项。”宁波德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行政副总徐建锋说,“服装业发展经久不衰,只要做专做精做强,缝纫机市场永远都有发展的空间,企业也永远都有生存的空间。”

德鹰最终选择坚持与小小的缝纫机旋梭“死磕”。如今德鹰的旋梭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40%,正在建设的智能工厂将成为全球加工技术最先进的工厂。

扎根实业,精耕细作,这是一种品质,更是一种定力;

时空穿越,薪火相传,这是一种坚守,更是一种传承。

宁波市镇海区思源路255号,“甬”字形的“宁波帮博物馆”,叶澄衷、张逸云、方液仙……实业先锋群星璀璨的故事云集。

昔日,宁波的商贾们踏上海船,奔赴上海滩,造出中国最早的火柴,建成最早的灯泡厂,兴办最早的日用化工厂……闯出中国工商界赫赫威名的“宁波帮”,开启了中国制造的先声。

港口,为这座千年之城带来商贾云集的辉煌。

“跳出三江口,向东是大海”。40多年前开启的改革开放,让宁波再次面向大海敞开胸怀,宁波港也从内河港、河口港向深水港转型,创造了新的荣光。

临港工业蓬勃兴起,众多宁波企业瞄准全球市场,形成胸怀天下、向海而生的气质。

“目前我们70%的电池外销,全世界每8节电池里就有1节是我们生产的。”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剑浩说。

从7人小作坊起步,双鹿电池作为中国第一个电池品牌,65年来始终瞄准全世界最先进的目标奋进,1991年第一年实现自营出口后就创汇300万美元,出口量即占总产量的52%。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今天,步入这个世界第三、亚洲第一的碱性电池生产基地,看到的是电池自动化生产线的最高水平:不用开灯、无人值守的“黑灯”生产线世界领先……

放眼全球,迎来的是角逐寰宇的竞争。

打开海伦公司的主页面,赫然写着:“中国琴,中国心。”

一台钢琴9000多个零部件,要制造出一部高品质的钢琴整机产品,不少国外企业走过上百年时间。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